Don

乐观主义、悲观定论的疯子。
吻您的手一千次又一千次。

2018.9.8

初癒合的傷口、新生出的皮膚飽含吸引力,輕而易舉就能奪走身體的控制權;鈍滑的指甲在不甚光滑的表層壓緊,彎曲手指施加力道,鈍痛間起伏的半月型擠壓感,麻木感由接觸點延伸至脊椎,順應穿梭感多番向下刻劃,直至再次鮮血淋漓。

2018.8.8

過去不曾消亡,
磅礴的雨和璀璨的光
一同降臨。

唉,我多麼熱愛花園裡的玫瑰,一抓盡是鮮豔的紅,像花色淌成了河。我要挑出最美麗的一朵去見你。我總在天黑前出發,穿過大半個城市,躲在大樹後面裝作癡情的貓,祈盼你能躲過父母的耳目,來吻一下我的嘴唇。我等得多麼心急。你如約而至。你是一個狡黠而極有魅力的女孩,懂得交談時的禮節和不經意的性感;也懂得離開前作出一副嬌嗔的樣子,引誘我一次又一次投送懷抱。畢竟你還不是一個女人,所以你也會大膽地拋下繁重,一步一跳地來到我的花園。當我在黎明醒來,陽臺下早已開滿玫瑰。

我愛你始於黑夜。
我愛你終於黎明。

2018.6.23

我又梦到我的小姑娘。很糟糕
我不懂得如何告别,也不懂得如何沉默,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,“别走、求你。”
她绝非转瞬即逝的流云,更像环形的静水,无论我朝向哪个方向迈步,触及的第一步都是她的影子。她永远在那里。

性愛永遠是解壓的最佳手段。
“如果我也寫詩,我會成為下一個羅密歐。”

2018.6.2

一点也想不到我会为别人的爱情哭得像个傻逼。可能是因为从其中一方的影子里看到了自己,坚强又脆弱。

我没法阻止回忆,也没法阻止找她回来的念头。我想爱她,把一切、我拥有的一切和我即将得到的一切都给她。我想她爱我,也想她离我远去。我不希望这么一个好姑娘将时间和温情浪费在我身上,太不值得。
“好啦,今年你的情人节礼物是自由。去爱吧,去爱别人!除了我以外的每一个人!”

我总尽可能地向亲近的人展露恶意。

2018.5.5

我一直认为人生应当及时行乐,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去活,(睡前的绝望感、恐惧感暂且不提),理应想做什么做什么。但绝不是超过底线或对他人有影响,在此基础上尊重他人、尊重自己才最重要。

谁知道明天的太阳是什么样儿的,没人知道我明天会不会刚出门就被车撞死,一切都是未知!可有什么所谓呢!我还有今天,剩下那么多个小时、分钟、秒钟,我做什么不可以?

热爱生活是真,抗拒生活也是真。都是我。千万个念头交织,一点不妨碍我享受生活。

总会在某个时间点被情绪抓住,浓重的雾扑面而来,我一点不反抗,甚至推波助澜。“我想死,也想活。”——但活着更好!

2018.4.22

很久没有动笔,本就流泻磕绊的句子甚至有些萎靡的迹象。我不喜欢逼迫自己写什么,也极讨厌‘规定时限完成’的拘束感;文字应当是一眼半满的泉,逢雨即涌,旱极则淌,若强要将山翻转,令里头的甘露一次泄空,倒不如尽早甩了笔墨,回乡做个不识字的农人。

2018.3.24

來比一比吧。是我先醒,還是傷口先癒合,或者血液先流干。

2018.3.21

整月倒数。

哈,像被倒埋进土里的枯草,眼睛朝下、尾巴翘在空中,轻轻的一阵风都能叫它久久地颤抖。瞧瞧它,目不视物,多么傲慢!

把鏡子打破,令鏡面折射出千萬個人影;將聲音擊碎,將視線揮散,讓他們爭吵,讓他們交錯。叫一切顛倒過來!闔上眼才能看見陽光,捂住耳才能聽到聲音,閉緊嘴才能發出喊叫。什麼纔是真實?是所習慣的還是未發現的。為什麼只有“無聲”才配稱為“安靜”,如此為何不賜予它“聾啞的幸福”的金絲名號。

2018.3.20

速記、雜記

不太想活,也不想死。單方面戀愛;單方面失戀;單方面痛苦。

無法理解試圖用棉花止住流液結果越流越多的傷口,可他媽噁心;醫用棉的作用不比棉被,後者仍給出一些溫暖,前者只能丟進垃圾桶。

自欺欺人不好玩,做夢也是,幹什麼都不如睡覺。

有什麼值得高興的事情?什麼都沒有。

“請您愛我吧,因為我是如此真誠地活著。”

你說,為什麼我這麽好也沒人愛我。我會寵人也會撒嬌,溫柔又堅強,可真的沒有一個人看見我嗎。

喜歡戀愛的原因是有所寄託,能肆無忌憚地展露自己。

2018.3.12

七十三個小時。

沒有意識的幾小時裏我在想什麽?

向天台下張望時我在渴望什麼?

刀尖劃開皮膚時我在懷念什麼?

我難道一無所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