溺沉石海。

瘋子、痴人、癲狂者。

2017.12.21

我倒下。用唇齒舉起我,沐浴蒼白的影,在香俗脂粉與迷醉中放緩鼻息。我不再掙扎。我感受,我感受到千束影子從足下襲來,抓住我的鞋襪和衣袍,甚至咬緊了帽沿和腰帶,好像將衣服撕碎就能把我擊倒那樣頑固。是,我不再掙扎,我要順從自我的意願,讓他人的足趾壓著我的臂膀登高。我沉淪。我再抬頭,仍能從千條万條縫隙中窺得光明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