溺沉石海。

瘋子、痴人、癲狂者。

2018.1.2

走廊上的燈亮了,又亮了。它總在十二點零六分亮起,像一聲號令,催促睏倦的襲來。我的神經仍是興奮的,一跳一跳地抽動著,但身體不是。我的肉身獨自在水中浮沉,假使控制的權力溜出掌心,我便陷入昏迷——這有一個過程,起初是手指和足趾失去知覺(即使你能感覺到它們就在那裏,但無法動彈),緊接著是手肘和腿彎,它們也離開了,最後漫延到腰胯和臂膀——可惜我總在失去他們前溺息。這時的燈照不到我,我亦看不見它。

我衷心地討厭並熱愛著這盞黑暗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