溺沉石海。

瘋子、痴人、癲狂者。

2018.1.9

我是那個親手放開濃霧命它瀰漫的瘋子,教它們同足趾交纏,吮吻膝彎,牽引腰腹與肩臂。我將溫柔的阻礙和粗暴的鎮壓一起教予它們,實施人是我,實驗品同樣是我。只需提醒它們不要把眼前的布紗綁得松垮,一切開始。

別跟我說什麼燈塔,我甚至試圖逃離火燭的凝視。

築一個虛假的太陽遠比射燈簡單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