溺沉石海。

瘋子、痴人、癲狂者。

2018.4.22

很久没有动笔,本就流泻磕绊的句子甚至有些萎靡的迹象。我不喜欢逼迫自己写什么,也极讨厌‘规定时限完成’的拘束感;文字应当是一眼半满的泉,逢雨即涌,旱极则淌,若强要将山翻转,令里头的甘露一次泄空,倒不如尽早甩了笔墨,回乡做个不识字的农人。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