溺沉石海。

瘋子、痴人、癲狂者。

2018.6.23

我又梦到我的小姑娘。很糟糕
我不懂得如何告别,也不懂得如何沉默,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,“别走、求你。”
她绝非转瞬即逝的流云,更像环形的静水,无论我朝向哪个方向迈步,触及的第一步都是她的影子。她永远在那里。

性愛永遠是解壓的最佳手段。
“如果我也寫詩,我會成為下一個羅密歐。”

评论(2)